关灯
护眼
字体:

某年某月某日某脑洞产物(2+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雅南?那是一个地名吗?妾身也没听说过呐,非常抱歉没帮上什么忙,不过还是多谢你的苹果。⊥頂點小說,”

    “教团的资料库上没有关于雅南的记载,库洛斯也许知道,不过你得先找到他。”

    “雅南,似乎听说过,要不你去地狱找找看,我可以送你过去,不过只有单程票,还有,我记得说过我不喜欢这个味道的披萨。”

    “咦,真的这么难找吗?”从一家破败的店铺里被打出来的王兆看了眼手里的铜钱,再把视线扫过不远处的高塔,有些奇怪的自言自语道。

    “没理由啊,按照卦象上显示我找的人应该都和那个地方有关系的啊。”已经耗费好几个月时间的王兆除了得到雅南是个地名的情报外,没有任何实质上的东西。

    “难道有东西遮掩天机?”站在大海中央一块小礁石上的王兆有些担忧的看着泛红的天空。

    就在王兆对可能已经不算放假的任务纠结不已的时候,面前的海面上泛起了大量的气泡,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水底快速上浮。

    “至少挺守时。”将手中各种算卦的道具塞回胸口,顺便抽出一把雨伞的王兆看着翻滚的水面说道。

    手里的伞刚撑开,一艘像是沉没很久,浑身爬满藤壶海草的战船从王兆面前的海里哗啦一下冲了出来,带起一阵水幕,让撑着伞的王兆也被淋成了落汤鸡。

    “噗……咳咳”呸呸几下吐出口中海水的王兆捻起肩膀上的海蟹丢了出去,收起没起到多大用处的雨伞,抓起船上丢下来的一根黑绳爬了上去。

    “看来飞翔的荷兰人号还没有换船长,倒是省了某不少事情。”浑身滴水的王兆看着一群在自己上船后就举着武器围上来的海鲜人,看上去并不怎么在意的说道。

    “听上去你似乎很希望换船长?”伴随着这句黏糊糊的话语声,还有像是鞘壳落在木板上的走路声,顶着个章鱼脑袋的船长一步一顿的走了过来。

    章鱼脑袋并不是形容词,而是这位飞翔的荷兰人号船长戴维琼斯的脑袋就是一只有着数十只小触须的章鱼,普通人光是看一眼戴维琼斯船长的样子就能陷入恐慌和混乱之中。

    “从来没有这个想法,老朋友。”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布袋丢过去的王兆微笑的说道。

    “南美的烟草?这里并不缺少这个。”用螃蟹钳一样的左手夹起布袋的戴维琼斯神经质一样的晃了下脑袋说道。

    “某的礼物会那么简单吗?”王兆抬了抬下巴示意戴维琼斯船长仔细点。

    听到王兆这么说,传奇船长戴维琼斯用着触须组成的右手小心的打开了挂在钳子上的布袋,从里面捻出一小片干枯的草药看了一眼塞进嘴里,小心的咀嚼了一下后,突然笑出声来,并且笑声越来越大,伴随着船长的笑声,像是由各种海生物变身的船员也捶打敲击起手中锈迹斑斑的武器,嘶吼咆哮了起来。

    看着群魔乱舞起来的飞翔的荷兰人号,王兆保持着风轻云淡的微笑。

    笑了好一会的戴维琼斯船长突然停了下来凑到王兆的面前,隔着不到半尺的距离,吐出一行夹杂腥味的问题:

    “东印度公司?”

    “准确来说是,不列颠。”王兆修改了一下。

    “那群德鲁伊一定很生气。”戴维琼斯再次神经质的晃动了一下脑袋,在他的动作下,群魔乱舞的船员们瞬间的安静下来。

    “出门在外,朋友多多益善。”王兆继续淡定的说道。

    并没有对这句话有什么反应的戴维琼斯船长绕着王兆走了几圈,沉默了好一会儿问道:“你需要什么?”

    “雅南,一个地名,它在哪里?”王兆很直接的问道。

    听到王兆这句话的戴维琼斯船长眼神一凝,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继续绕着王兆走了几圈后说道:“代价不够”

    “这么说你知道?”王兆风轻云淡的表情变化成热情洋溢的笑容。

    “你不一定付得起价钱。”没有直面回答王兆的问题,戴维琼斯船长开口说道。

    “可是我想知道。”王兆一副价钱随便开的语气。

    “有些东西还是不知道的好。”很难为这位传奇船长能开口说出这种算是奉劝的话语。

    “原来如此……”王兆沉默了一会后突然转过身一把拉住还在围着自己绕圈的章鱼头船长说道:“你大限将至。”

    “没有人可以违抗命运,没有人。”因为王兆的阻拦,停下动作的戴维琼斯船长说道。

    “某可以拉你一把。”说完这句话的王兆松开了手,等待戴维琼斯船长的回应。

    听到这句话的戴维琼斯盯着王兆,像是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任何代表谎言的标志,可惜只看到了王兆标志性的笑容。

    传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