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1 悬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驼阵中诸人面面相觑,不知道马贼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不过按照惯例来说,所谓的赏一口饭吃也有打劫的意思,不过比较文明些罢了,留下买路钱大家相安无事,和关大虎那种谋财害命的有所不同。

    商队这边死了几个人,十三太保队伍里也伤了好几个,大家心里都憋着火呢,就算马贼们说话再含蓄也不买账,登时有人答道:“钱有的是,有种就进来拿!”

    那马贼赶忙舞动双手道:“好汉爷又误会了,俺们不是要钱,俺们是想入伙,实不相瞒,俺们原都是凉州逃难过来的农牧民,只因没了生计才跟那独一刀混饭吃的,好汉们灭了独一刀,俺们连夜出逃,投靠在了关大虎手下,没成想在这苦水井又和好汉爷们撞上了,俺们好心相劝关大虎不要以卵击石,他偏偏不听,结果白白伤了许多性命,十三太保威名远震,俺们情愿投靠,请大当家的赏一口饭吃。”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众人不敢随便接茬了,都把目光投向了元封,别看他年纪小,这方面却很有见识,听他的意见准没错。

    元封道:“这些人不能要,一来他们人多势众,咱们吃不下,迟早会是祸端,二来这些人没骨气,不能打,收编了只能耗费钱粮,要他何用?如果能选,我宁愿收编那个什么关大虎。”

    众人就都点头称是,元封又问:“邓掌柜这边还有多少钱?”

    邓子明道:“这次收了些货款回来,有八百多两银子。”

    元封道:“好,就算我借你的,先拿五百两出来打他们。”

    “九郎,咋拿钱给他们,咱们又不怕他们,打便是了。”赵定安愤愤不平道。

    元封不理会赵定安,转头问邓子明:“刚才这些人动手了么?”

    “刚才挺乱的,没注意,不过马贼始终不是全盘压上的,要是他们一起上咱们早死光了。”邓子明道。

    “恩威并举才能降服他人,咱们的本事他们已经见识了,若非如此又怎会投靠?得饶人处且饶人,他们知道好歹,咱们又何必斩尽杀绝,让他们拿钱走人便是。”元封对赵定安解释道。

    赵定安不是很理解,但是知道元封说得不会错,便不再言语了。

    元封让人喊话,命那马贼叫十个代表过来,马贼屁颠屁颠跑回去,不一会儿就带来十个汉子,都没拿兵器,看起来确实很有诚意。

    这边出面的却不是元封,而是赵定安,赵定安年龄大,长相也老成,黑铁塔一般倒也威风,众马贼只当他是十三太保的老大,一个个纳头便拜,口称大哥在上,受小的们一拜。

    赵定安架势十足,大手一挥道:“俺们十三太保保境安民,不做那剪径的行当,你们投错人了,不过看在刚才你们没帮关大虎的份上,也不能亏待你们,这里有五百两银子,你们拿去分了吧,每人能摊上十两银子,买块地好好过正经日子,比什么都强。”

    对于十三太保能否收留他们,这伙马贼本来也没抱太大希望,人家都是本乡本土的后生,不收他们这些外来户也在情理之中,不过能拿出这么多银子可就大出他们的意料了,每人十两,这个数目不算小,就算是跟着关大虎抢劫十次八次,也未必能赚到这个数儿啊。

    白花花的银子拿到手里,还说啥啊,十三太保仁义啊!为一个白胡子马贼抱拳道:“十三太保果然仁义,咱们佩服,无功不受禄,咱们也有一桩富贵送给好汉爷,那关大虎本名牛二,是兰州府悬红一千两的江洋大盗,只因被官府追缉的狠了才跑到这里来寻营生,好汉们若是擒了他,自然大有好处。时间不早了,咱们就此别过,好汉们的恩义,咱们铭记在心,山水有相逢,咱们后会有期。”

    说罢十个马贼起身而去,不多时便带领群贼呼啸而走,苦水井一带变得寂静起来。

    马贼终于退走,紧绷的神经这才松弛下来,除了几个站在高处的哨兵以外,所有人都坐在地上休息起来,伤员们的哀号也渐渐响了起来,叫得响的都是那些轻伤员,重伤员早已没有力气嚎叫,躺在地上等死了,这年头严重刀伤就等于死,大出血不说,还有感染问题,都是无法克服的。

    商队的几个伙计伤得都不算太重,经过包扎以后还能走动,反而是十三太保里那几个骑战中受伤的很是严重,有个人的胳膊都被砍下来了,流了满地的血,人早就不行了,不过同伴们都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还在给他喂水。

    元封也很难过,几个时辰前还活蹦乱跳的同伴就这样死了,还不满十八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